你好,欢迎来到上海大众古玩调剂商店网站!

上海线装书回收

2015/11/25 10:30:54
上海线装书回收

上海线装书回收

详细介绍
线装书的历史沿革

    今天我们看到挂在墙上的轴画、书法,仍是卷轴装的遗风。宋代是书籍印刷爆发的时代,开始出现多种多样的装订方法,宋代是书籍装订形式最重要的一个时期,是书籍装订形式大发展时期与奠定时期,不仅蝴蝶装、包背装等明确产成在宋代,线装书也产成于宋代。北宋张邦基《墨庄漫录》记载:“王洙原叔内翰常云:作书册,粘叶为上,久脱烂,苟不逸去,寻其次第,足可抄录,屡得逸书,以此获全。若缝缋岁久断绝,即难次序。初得董氏《繁露》数册,错乱颠倒,伏读岁余,寻绎缀次,方稍完复,乃缝缋之弊也。尝与宋宣献谈之,宋悉令家所录者作粘法。予尝见旧三馆黄本书及白本书,皆作粘叶,上下栏界出于纸叶。后在高邮借孙莘老家书,亦如此法。又见钱穆父所畜亦如此,多只用白纸作标,硬黄纸作狭签子。盖前辈多用此法。

    予性喜传书,他日得奇书,不复作缝缋也。”文中的“若缝缋岁久断绝,即难次序”这无疑说的就是线装书。王洙为北宋仁宗嘉祐时名臣,可见至少在北宋仁宗时就已经出现了线装书。南宋罗璧在《罗氏识遗》中写道:“余谓书少而世不知读,固可恨。书多而世不知重,尤可恨也。唐末年犹未有摹印,多是传写,故古人书不多而精审,作册亦不解线缝,只叠纸成卷,后以幅纸概黏之。”可见线缝作册是当时宋代书籍较普遍的装订形式。

    汉代虽然发明了纸,但当时的书写材料,竹、木仍为大宗,其次是帛。纸写书,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中都没有充分的根据说明在汉代(特别是西汉)就已普及。


    线装书出现在包背装盛行的公元14世纪的明朝中叶,是我国装订技术史上第一次将零散页张集中起来,用订线方式穿联成册的装订方法。它的出现表明了我国的装订技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1] 
    线装本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于1996年9月出版了。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出版的规模最大的线装书。
众所周知,中国是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源地。雕版印刷书由隋唐五代发其端,至北南宋而鼎盛。雕版书的装帧由开始的卷轴装、经折装、旋风装、蝴蝶装到背包装,宋以后出现了线装书。一书多本的线装书还用纸板青布糊制成“函”收装,配以象牙别子。这种装帧,便于翻阅,不易破散,在我国书籍传统装帧技术上是最进步的,叶根友它一直流行了几百年。“线装书”也成了我国古籍的别称。近十几年,线装书有了较大量的出版。中国书店每年出版线装书二三十种,上海古籍出版社、江苏扬州广陵书局每年也出不少线装书。1993年在北京成立了第一家线装书专业出版社———中国线装书局。这家出版社已出线装书近二十种。
    线装书的大量印行,究其原因,首先在于这种装帧本身的艺术魅力和实用性。中国线装书局总编辑谢云先生认为:“用料、印刷、装帧是印刷物的三大要素,与印刷物的内容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统一整体。线装书一般用宣纸或毛边纸采用特殊方式印刷,用这种传统的印刷装帧形式能够别具一格地体现学术、艺术价值和书籍装帧印刷的特色。”正因为线装书装帧形式传递着古色古香、浓厚典雅的文化气息,所以在现代依然具有很强的艺术魅力。
    著名学者邓云乡在谈到线装书时说:“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首先在于它的载体线装书,没有线装书,无处看线装书,不会看线装书,那就差不多失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随着中国对外文化交流的加速,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日益扩展,线装书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日益受到欢迎。在琉璃厂一些书店的店堂里,常常可以看到成捆的线装书待发海内外。可见,中国源远流长的线装书业将再放异彩线装,是中国书籍装订形式发展史的一个阶段,是最接近现代意义的平装书的一个装订形式。在线装之前书籍的装订形式还有包背装、蝴蝶装、经折装等等。现实生活与藏书中,前面的几种装订形态早已退出了实用阶段,惟有线装书还残留在旧书店,作为古老文明的象征,饱受蒙尘之苦,也饱受后人的崇敬。线装书同时又演变为一种身价与学问的符号,收藏线装书的人比收藏平装书的人档次要高一级,哪怕你收集的是线装书里的垃圾货。这是人们普遍的看法,泰山难移。也许真的有一天电子书取代了平装书形态,平装书籍也相应攀升到与线装书同样受人景仰的地位,那还真未可知呢。
    线装古书是一个概念,线装旧书又是一个概念。线装旧书虽然还保留着线装的装订做法,让人们一眼就看到了“线”,但里面的印刷技法却“偷换概念”了———使用的是铅字排印而非传统的木板雕刻。患有线装书崇拜症的藏书人,一见到线装书,弹睛落眼,心中不觉一喜。待打开书一看,顿时丧气———“咳,不是板的,是铅字的,没劲,不要。”有些个内容很妙趣横生的书,虽然用的是线装法,甚至外面加了函套,古色生香,只是因为里页是铅排的,便遭冷落。如赵汝南的《古玩指南》、夏仁虎的《枝巢四述》、白文贵的《蕉窗话扇》,我都是花了很少的价钱得自旧书店和拍卖会。倒觉得别人尽管使劲地去计较什么板不板的,线装铅排,自爱之,自买之藏之。
    黄遵宪的《人境庐诗草》,一函四册,蓝色布函套,日本铅字排印,完全日式线装本风格,由黄遵宪生前编定, 其后由梁启超复校署题,宣统三年(1911年)刊行于日本。杨义著《中国新文学图志》开篇即《“诗界革命”与梁启超、黄遵宪》,有意将新文学启蒙阶段的先行者之荣誉安到二位头顶。于此说来,《人境庐诗草》何等要紧之书,却“零落成泥碾作尘”,长期搁置书架,本人仅以50元代价购藏,钻的就是线装而铅排的空儿。

    线装本的最大优处,不单单是“字大如钱”,不损目力,而且阅读时摊得开,张合自如,不像平装书精装书那样较劲儿,有时镇尺都镇不住。线装书可崇拜,不可迷信,线装平装,好中择优,兼收并蓄,不薄今不厚古,最是收书上策。


线装书装订形式
线装,顾名思义是用线进行装订,是用线把书页连封面装订成册,订线露在外边的装订形式。线装书有简装和精装两种形式。
简装书采用纸封面、订法简单,不包角,不勒口,不裱面,不用函套或用简单的函套。

精装书采用布面或用绫子、绸等织物被在纸上作封面,订法也较复杂,订口的上下切角用织物包上(称为包角),有勒口、复口(封面的三个勒口边或前口边被衬页粘住),以增加封面的挺括和牢度。最后用函套或书夹把书册包扎或包装起来。


线装书订联形式

传统的线装书的订联形式有很多种:四目骑线式、太和式、坚角四目式、龟甲式、唐本式、麻叶式、四目式。唐本式和四目式订联方法基本相同,坚角四目式是在四目式的基础上对书角加固的一种改革形式,以上三种都是常用的订联形式。


线装书结构特点

传统的线装书的封面、封底和书籍内页的尺寸相同,传统的线装书是横着放的,书脊就是书的内页纸张所自然形成的厚度。但是,线装书很好翻阅,阅读时很能摊得开,张合自如,而且很牢固。今天的一些古旧图书市场上,我们还能看到一些线装书,书页已经发黄、残缺了,但是装订线还是很结实。传统的线装书的装订程序是繁杂的,今天的线装书很多都根据设计的要求有所改良。


线装书加工工艺
线装书加工工艺分为线装书加工和书函加工两部分。
线装书加工工艺流程如下;
理料-折页-配页-检查理齐-压平-齐栏打眼穿纸钉-粘封面-配本册、切书-包角-复口-打眼穿线订书- 粘签条-印书根字。
理料。即将印刷页一张一张地揭开、挑选、分类,再逐张按栏脚和图框将其撞理整齐,这种操作叫“捐书”。页张理齐后,用单面切纸机把书页裁切成所需的大小。
折页。线装书折页是以中缝前日为标准,将单面印的书页的白面向里,图文朝外对折,折缝就是前口,一般书页折缝处印有“鱼尾”标记,作为中缝折叠标记,称为“黑日子折”,把版框作为中缝折页的标准线的,称为“白口子折”。折页后书帖栏线整齐,鱼尾栏宽度一致,折缝压实无卷帖。
配页。线装书的配页操作与平装书的配页基本相同,线装书页薄,纸质软,除用一般平订的拣配方法外,还常用撒配。撒配时,按页码顺序将同一页码的书帖排列成梯形后,将其叠放在一起,然后从一头抽出书帖,就是一本配好的书册。配好后的书册版面排列整齐,无错帖、无卷帖,撞理整齐。
齐栏。将理齐后的书页散开成扇形状,并逐张将书页前口折缝上的鱼尾栏整齐的操作称为齐栏。齐栏前应先将书帖前四折边刮平服整齐,防止齐栏时书页拱翘。齐栏后的书册,栏线垂直、不乱栏、顺序正确。
打眼穿纸针。配页齐栏后的书册,经理齐检查无误后,进行打眼穿纸钉,以保证书页不移动,并栏线整齐。纸针眼打两个,上下位置在书册长各1/3处,距书脊6~9mm。打眼垂直、无扎裂、扎豁书册,针眼直径以能入针穿线为准。


纸打用料与所订书册纸质相同,并用竖纹。纸针要挺括、牢固、直径与针眼相符合。
切书。将粘好封面、封底、配好页的整套书册沿口子闯齐、放到三面切书机的切书台上,对准上下规矩线切书。切好的书册应刀口光滑、平整美观,压书的力量应适当,以免裁切后本册表面出现压痕。
包角。为保护书角,使其不散、。不折、坚固耐用,在穿线前将书背上下两角用缤或绢包住称为包角。包角的位置在书册最上和最下第一针眼处,并与线痕、切口呈垂直状。包角用料为细软织品,用适当粘剂,折角整齐,包角平整牢固、自然干燥。
复口。将封面三边(或前口一边)的勒口与衬页粘接,将勒口盖住,以增加封面的挺括和牢固性,保持外观的整齐。
穿线订书。线针眼一般为四个,上下位置根据订缝形式定,与书脊距离为13~18mm。
用线为60或42支纱6股蜡光白线或相同规格的丝、麻线穿过眼孔,将书页订牢。
穿线用双线,依不同的穿线方法,入线要正确,拉线紧度适当。书册穿线后平整牢固,双股线并列排齐,无扭线、交叉、重叠、分离线,线结不外露贴签条。在封面上贴书名签,签条的位置对书籍的造型也有一定的影响,一般是粘在封面的左上角,离天头和前口各约8~12mm。

印书根。线装书通常是平放在书架上,为了便于查找,还要在地脚的右边印上书名和卷次。


线装书制作方法
材质
线装书更吸引人的恐怕是它承载了众多的中国传统文化,以致它本身就成了一种意象。一本用竹宣纸制成的线装书至少可保存500年以上。从一根毛竹变成一本线装书,如竹子要采当年生的嫩竹,而且在每年的小满时节开采;所谓“一青二白”是指篾青用来做毛边纸,篾白才能做宣纸;用于宣纸制造的水必须水质清澈,此外,每一张宣纸的制作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以保证纸浆在腐烂过程中的质量。诸如此类,才能保证一本本线装书能传阅千秋。
流程
一本线装书制作完成从头至尾需要有35道工序。线装书是适宜捧着读的。这句话中既包含了书籍在古代稀少而倍觉珍贵的因素,也许还传达着对它不简单的制作过程的敬意。
操纸是造纸中比较重要的工序,到它这里宣纸已基本有了样子。而此前要做的则有斫竹、削竹、砍青、翻滩、椿料等一系列步骤。操纸之后,经过榨纸、晒纸、切纸等,一张“薄若蝉翼,韧似丝绸”的宣纸就告完成了。
此后,便是印刷了,印刷分雕版和活字印刷两套工具,雕刻有1300年的运用历史,后者由毕升发明也有900多年的历史。而操作过程是相同的:拿一把用松针做成的刷子细细地把墨汁均匀蘸涂在版子上,覆上宣纸,用另一把刷子压平,轻轻揭下宣纸。无论是一张牡丹图还是煌煌巨著《红楼梦》都能在这些看似简单的手工操作中一页一页诞生。装订是收尾的活,有四孔和六孔两种装订法,需用丝线手工缝钉。
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