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上海大众古玩调剂商店网站!

毛主席像章回收

2015/11/25 10:49:45
毛主席像章回收

毛主席像章回收

详细介绍

毛主席像章的意义

    毛主席像章是指以毛泽东像为表现主体的像章,文革中一种崇拜礼器。也简称“像章”、“红宝章”、“纪念章”。当时各大小单位都争相设计、制作各式各样的毛泽东像章,佩戴、收藏、赠送、交换毛泽东像章,成为一种时尚。除了黑五类等被打入另册者不能佩戴以外,男女老少都得戴,连进入大陆的外国人也要戴。当时形成一种风气,各省地市、系统、单位成立革命委员会或召开大型的重要会议,就要制作、赠送毛泽东像章。而且要比一比谁做得更精致、更豪华。


    最早出自1937年东北抗日联军颁发的银质毛主席奖章。1942年延安制作出第一枚延安毛泽东像章。1945年,电影艺术家凌子风设计了最早的毛泽东金属像章。建国初期,一些地方就开始限量生产毛泽东奖章和纪念章。但真正形成全社会狂热则是在文革的1966年夏至1971年夏;高潮在1967年春至1969年夏的各级革委会成立时。前后5年时间制作的种类约1万种、总数20亿枚。其中侧面浮雕头像像章所采用的浮雕像原版除个别版为王朝闻塑造,其余绝大多数来自雕塑家张松鹤自五十年代起塑造的多个版本浮雕像或被复制后修改版。像章制作热潮止于毛泽东的幽默话语:“还我飞机”(因为像章和飞机都用铝材)


毛主席像章历史背景

    六十年代中期,随着“文化大革命”的不断升级,中国大地一片红,东方太阳日日升,毛主席像章人人必
戴。
    我国最早的毛主席像章于1932年出自上海,是当时上海地下党组织为了祝贺毛主席在江西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而制作的。到了抗日战争时期,又两次出现毛主席像章,一次是1943年,制作者是新四军浙东抗日根据地地下工作者虞廷萃。再一次是1945年在延安出现,设计者是电影导演凌子风。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上海出现了一枚22K金质毛主席像章,是由老凤祥银楼制作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制作毛主席像章进入了鼎盛时期。
    1966年8月19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第一次接见来自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红卫兵时,一位红卫兵献给了他一枚毛主席像章。此后,从北京到全国各地,群众纷纷自发地大量制作毛主席像章。
像章信息
    像章的形状,大部分是圆形,也有正方形、长方形、扁圆形、五星形等等。
    像章的规格,以圆形为例,直径最小的0.48厘米,最大的1.8米,但绝大多数都有是3-5厘米左右。像章的重量,差异十分悬殊,最轻的只有1-2克,最重的180公斤,但绝大多数都是10克左右。
    像章的材质,也是五花八门。有金、银、铜、贝壳、钢、铅、胶木、塑料、陶瓷、竹、木、但以铅合金为主。
像章正面的主体是毛主席像,陪体有各种各样的图案,如韶山,井冈山,遵义会议会址、延安宝塔山、北京天安门等,此外还有红太阳、大青松、梅花、向日葵、国旗、党旗等。陪体还有毛主席语录或诗词或口号,陪体上往往还能见到一个“忠”字。像章背面也有文章,主要是记载制作像章的原由,再就是制作单位名称和制作时间。
    文革初期佩戴毛主席像章的人寥寥无几,如“星星之火”,因为那时像章数量很少,要有一点门道的人才能搞到一两枚。后来,像章逐渐多了起来,几乎每人都有几枚像章。佩戴像章,上级并无指令,可是几乎人人佩戴。佩戴的数量多少不一,最少一枚,最多的十几枚,有一位战士在参加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会议时,军帽和军衣上挂满了毛主席像章,创造了佩戴像章的最高纪录。更有甚者,有人竟脱去上衣,把像章直接佩戴在胸前的皮肉上!

    除上述以外,最近几年毛主席像章出版物、家庭展览馆、像章城、收藏研究会等等,在中华大地相继出现,已形成了一条特别的风景线。这道风景线的形成并不奇怪,因为毛主席像章是一种当代文物,可以为研究历史提供有价值的资料,同时也是一种精美的艺术品,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更为重要的是,人民对毛主席有深厚的感情,收藏、展览和研究像章也是对他的纪念。由柳洪平创建。


毛主席像章质地样式

    像章主体是毛泽东的头像(向左)、半身像或全身像,多为红色底金色像。配以毛泽东的手书、林彪的“紧跟”题词,或韶山、井冈山、遵义、延安、天安门等革命圣地作背景,环绕以松竹梅日月星等吉祥物、八个样板戏之类的图案。一般为圆形,也有桃心形、五角形的;形制越做越大,最大的能达到20多厘米直径。不能用别针佩戴,只能用绸带挂在脖上胸前。材料以铝质为主,也有铜铁、镀金、纯银、水晶石、塑料、有机玻璃、陶瓷等20多种质材。其中以解放军总政治部制作的星形毛泽东像章、条形“为人民服务”手书两枚一套,俗称“军星儿”,最为精致、珍贵。与另一种“七分钱”(当时售价)的红地金像,共赠发、出售了1亿枚。


毛主席像章收藏研究
    一些人专门收藏毛泽东像章,每见有新样式的像章,总想弄一枚到手为快。其中以叶群收藏有全国各地“敬献给林副主席”的近1万枚像章为最。因此当时便出现了以像章换像章的非法交易市场(“黑市”)。
    1980年代末期以来,毛泽东像章成了一种有收藏价值的、有利可图的商品,被搜集起来,甚至还有赝品被制造出来,出售给外国旅游者;各地都有某某搜集毛泽东像章的收藏家的事迹、设立家庭毛泽东像章展览的消息,被陆续报道出来,甚至还出版了不止一种的毛泽东像章图册和专著。据旅居美国的桑晔1990年代初的报道,他个人收藏的像章就达7000余种。日本人村松伸、樱井澄夫等,收藏毛泽东像章的早期像章多达170余种,列早期像章收藏之首。大陆有名的毛泽东像章收藏家有山东威海的于国杰、四川王安建、宋一凡,贵州周继厚,上海黄淼鑫、沈玉贤、顾念之、江缘钟,陕西许韧,北京的阎新龙、马京军,广东饶贵祥、汤国云、李云庄,江苏史明,江西陈和平等。
    上海市毛泽东像章研究会《收藏通讯》介绍:两组20枚的“语录像章”,参考估价为1000元;一组30枚套的“红卫兵系列像章”,参考估价为1万元。内蒙古包头的银片压制毛泽东像章系列(5种),直径从8厘米到18厘米,全套市场价达4000元以上。
更多图片